笔下文学 > 卸岭天师 > 第三十一章《灵异局的考验》

第三十一章《灵异局的考验》


  撇开这些不讲这地鱼龙混杂是出了名的,上到达官显贵下到平头百姓几乎全喜欢聚集在这里,目的吗也各不相同,可说来说去始终绕不开个钱字。
  我们这次找的人名字叫王强是个三十多岁的胖子,因为他胖所以认识他的人都喜欢称他为王胖子,王胖子住的地方,是潘家园西北角上的一套四合院,四合院倒不足为奇比如我家的那套房,就是一标准的四合院格局,可架不住人家占的地方好啊,京城三环以里的房可了不得,这套房市值少说也是一个亿起步,而且还是有价无市的那种,没办法京城这地面就是寸土寸金。
  等见到王胖子的时候这货正坐在客厅喝茶呢!见面还没聊几句王胖子就非常自来熟的拉着我,一口一个小兄弟的叫着,说啥看我顺眼非交我这个朋友不可,反正把我给整蒙了。
  终于等过了一盏茶的功夫王胖子才直切主题说:“小轩啊!我听说你得了件好东西啊!”
  我也不卖关子说了句:“没错!”
  然后拿出白玉蟾蜍就递到王胖子的面前,我看的分明当王胖子看到玉蟾蜍的刹那,他的眼神顿时一亮,仅看一眼有些不敢置信的问我:“战国的玉器?”
  不得不说这家伙的眼光算得上老辣,一眼就辨认出了这是战国的物件,其实秦朝的玉器可以说是非常罕见的了,比如前些年就在陕西省等地墓葬和遗址中发现一批秦代玉器实物,品种有形同秦兵马俑造型的男女玉人,玉高足圆杯,玉具剑饰物玉尊,玉鱼和—坑以“六器”璧,琮,圭,琥,璋,璜六种玉器为主要品种的碧玉作器物,计近百件,这批玉器中,唯玉高足杯和“六器”中的一对形似虎的“玉琥”尤引人注意,不过却远远比不过我这件白玉蟾蜍,先不说他的玉料材质,就凭它是白起的随葬品就非常具有研究价值。
  王胖子在玉器鉴定这行算是一不折不扣的老油子了,鉴定的手法和眼力自必不说,拿放大镜研究了半天,这才一拍大腿连声说:“好东西啊!好东西啊!这货我要了!”
  王胖子办事也是个爽快人,二话不说就往我卡里打了五百万,而且还不忘嘱咐我,以后要是有什么好物件可别忘了他!
  说实话五百万已经算是很公道的价格了,虽然李叔按市场行情估价四五百万,但古董这玩意不像一般的商品,东西好找不到喜欢的买家也是白搭,可要刚好碰到对的买主愿意收藏就不一样了,只要价钱不是高的特别离谱就行。
  本来王胖子想带我们吃饭的,可我们还有事要办所以就婉言谢绝了,从他家里出来我和鹏辉就回家了,到李叔店的时候已经下午三点多了,结果还没等我们坐热屁股呢,李叔二话不说就拉我们,说去见一个人,上了车我就问李叔到底是去见的谁啊?
  李叔一边开车一边说:“是灵异局派来的,她以后负责帮你和组织交接任务来。”
  灵异局派来的?
  我心里顿时疑惑起来,李叔是什么人啊!久经商海多少年哪看不出我心里在想什么,当下开口说:“呵呵小轩啊!你别多想每个地区,组织都会下派指定是文员,不光是你所有分部都是一样的,这是惯例了!”
  这时鹏辉说道:“不错!这确实是惯例,毕竟组织就是为处理,阳世间作怪的魑魅魍魉而存在的,可是在国家的眼里,咱们这些人跟神棍没啥区别,所以能接触到灵异局的人,都是经过组织内部审查的。”
  惯例?
  好吧我承认是自有些小心了,没办法我对这个神秘组织的了解实在是知之甚少,比如他们成立灵异局的目的,别跟老子说是为维护阴阳两界的秩序那都是扯淡,想了半天也没个头绪干脆不再去想了,这些想知道的答案也只能是以后慢慢去找。
  李叔开车带着我们时间不大就找到了要见的人,这是二十岁的漂亮女孩,女孩的身材高挑相貌出众属实是那种女神类型的,我疑惑的小声问李叔没搞错吧就她?
  李叔说道:“错不了!”
  这时女孩看了我一眼说:“你就是吕文轩吧!先找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张倩是组织派来的,以后协助你工作!”
  我问:“你认识我?”
  张倩笑了笑说:“我看过你的资料,毕竟从今以后你是我的老板吗。”
  讲到这张倩的话锋突然一转:“行了咱们还是先说说这次的案子吧!”
  案子?
  我顿时一愣居然一时间没反应过来,等过了半分钟才不确定的问张倩:“你的意思有任务下来了?”
  张倩:“没错!我这次是带任务来的,我以前是待在总部工作的,这回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突然就被外放到这,好了这里说话也不方便,还是先去办公室吧!”
  办公室?
  我这下可就彻底无语了,张倩刚才话里的意思我依稀能听出来一些别的意思来,好像是对组织把自己分到我这里工作是有怨言的,这也算是人之常情了,谁不想上来就分到一个比较好的工作岗位。
  跟对一个好的老板能挣钱是一方面,最主要的是说出去也有面子吗不是,我现在刚好是处于创业期间,一切都要从新开始,不过再怎么着办公室指定是不能少的。
  不过眼下我只能说道:“先回家吧!办公室不急,这也不是一下子能解决的,好在家里房间够多,住十来个人都不成问题。”
  张倩似乎也看出了我当前的情况,犹豫了一下就说先这样吧!然后就驱车回家了,等在附近饭馆吃过饭以后,张倩这才详细的说起了这次任务来。
  张倩:“实话实说这案子有些诡异啊,当我刚得知组织把这案子交给咱们的时候,我心里就有了些猜测,八成是有人在背后想给咱们使绊子。”
  我听了有些犯嘀咕啊!就让张倩仔细说说,张倩说灵异局派给我的是个比较凶险的任务,而且已经压手里半个多月了,不是组织不想解决而是没人敢接,原因无他就是京北分局的陈家,已经派了两波高手去解决这案子,可结果却是无一人生还,这些人是怎么遇害的,到底都经历了什么没人知道,反正死相是非常的惨,总局为这事也没少上火,商量不下只能是压下来了。
  这事要说起来的话就要半个月前说起了,发生的地点就在城北最偏远的喇叭沟原始森林那边,当时以三男两女的大学生,组成一支小队以探险为目的,一头就扎进了大山深处的原始森林里,可是这五个人这一进去就再也没了音讯。
  五人之中有一个名字叫许佳慧的女孩,后来还是他家人联系不上她,这才知道出了事随后就报警了。
  有道是不作就不会死啊!你说几个学生吃饱了撑得难受,连想都不想直接一头扎进了大山里头,而且还是一片完全没被开发过的原始丛林这不是找倒霉吗?
  当地的警察接到报案后也是马上组织人进山搜救,大批的警力就在山里布网式搜索,终于在第二天中午的时候,找到了除许佳慧以外的其他四人的尸体,没错就是尸体他们全都死了无一例外,而且死相也非常的狰狞,全身上下到处的是密密麻麻的血孔,等后来经法医解剖这才整明白,身体里的内脏器官都没了,很明显是被什么东西给吃干净了。
  眼下唯独没有找到许佳慧,这活不见人死不见尸,警察也没了办法,只能是往更深处搜索,可是又往里面走了差不多二十多公里的样子,前面赫然出现了浓浓白雾而且这雾很怪,人一旦进去就会马上迷失方向,不管怎么走都走不远,可是往回走却很快就能出来。
  警察这下可就彻底的束手无策了,许佳慧的父亲也是有些见识的主见过的懂的也不少,一看这明显就是灵异事件,干脆找到了灵异局帮忙,最开始这案子是由京北陈家接手的,陈家也不含糊直接派了几个高手前去处理这事,不过出乎意料的是这些人全都惨死,而且死相也和那几个大学生如出一辙,最让人想不通的是遇害的里面,还有一个修为在五段的高手。
  陈家这回损失可是不小,一下子就没了个五段高手,只能把案子推给总局了,总局又把这任务发布到了任务区,不管怎么说这事闹腾的不小,危险性自闭不说了绝对是非常棘手的,没把握的人去了也是送菜何必自找不痛快,为了这笔赏金把命搭进去可得不偿失。
  这案子一拖就是半个多月,眼看着时间一天一天的过去,这时组织内部就有人提议了,说让何不如让我来处理这案子,一来是作为入门的考验,二来是这案子不能拖了,再这么下去的话会对组织产生不好的影响。
  可想而知啊!这帮人强行把案子派我的目的也就呼之欲出了,你吕文轩不是要加入灵异局吗好啊!那你总待拿出点本事来吧!要是你能解决这案子,就说明你有这能力坐京南地区的守护者,可要是不敢接这任务这守护者你也别做了。
  但如果我接了任务是和其他人一样,来个一去不回死在了原始森林里,那么这京南地区守护者也会成为一笑话,所以不管怎么说这就是一彻头彻底的死局,其心何其歹毒令人发指。
  李叔劝道:“小轩啊!这任务咱不能接,要是去了可就如某些人的愿了。”
  我没有说话而是犹豫了良久,权衡利弊好半天才终于说道:“李叔我想试试。”
  李叔正要准备开口,我则是抢先打断道:“叔我知道目前不接受是最明智的选择,可这一来我加入灵异局的事彻底成了笑话,说实话我并在乎是不是能加入这个组织,而是为了我们老吕家的面子,你也说过我们吕家世代都为灵异局做事,为的就是保护这片区域的百姓不被魑魅魍魉祸害,所以到了我这我不想让人家说我们吕家从此无人了,如果这案子我处理不了的话也怨不得外人,只能说我本事不济做不了这京南地区的守护者。”
  李叔听完我说的话有些惊讶的看着我,过了两久才叹了口气说:“那行吧!竟然你心意已决我就不拦你了,好在有鹏辉在你身边我还能放心不少。”
  然后我们又商量着接下来该从何处入手,毕竟这也算是大案子,一个五段中期的阴阳师都折进去了,其凶险可想而知何况我这个刚入门不久的新人。
  研究了半天也没得出结论,最后张倩一边伸着懒腰,一边朝我房间走去,随后给我留下了句以后这间屋归她的话连头都不回一下直接就关上门了,我看的眼角只抽心里骂道,这娘们可真不拿自己当外人,你睡我屋我睡哪啊?
  这时鹏辉笑着拍拍我的肩膀也顾自回房间了,没办法这一晚我只能在爷爷的房间对付了一晚,一夜无话等第二天早上,李叔如期来接我们了上车以后便直接出发,目的地去见这案子的委托人许佳慧的父亲。
  这个人我知道要说起来话也算是我们当地,一小有名气的地产商了,这人名叫许辉五十多岁平时也比较低调,自打女孩出事以后整个人也憔悴了不少,等我们到地方的时候许辉已经在那等着了,他一见我们男男女女三四个人顿时有些傻眼,愣了片刻才问:“你们好请问谁是吕文轩吕道长啊?”
  道长?
  我这还是第一次被人这么称呼,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啥时候成道长了,不过我也没跟对方解释什么,毕竟这案子是由我负责的,总不能和人家说我压根就不是啥道长就是一卸岭后人,要说起来的话我就是一盗墓的,这么一来许辉还立马联系组织换人啊!
  好吧!为了让自己看起来稍微硬气点当下我直腰板说:“嗯你好,我就是!”
  你?
  许辉一看是我明显一愣!眼神怪异的上下打量着我,看他这表情我心里就有些不爽了,直接说:“你这是信不过我啊!如果你要是觉得我不行的话,那就另请高人吧!”
  说罢我转身就要走,其实我心里知道许辉最近,正为女儿的事上火着急呢!没办法当父母的哪个不疼儿女,听张倩说许辉几乎天天都催灵异局派人来,只不过这案子邪性的很,而且还搭进去一个五段的高手,所以根本就没人敢接这任务,我之所以这么做的目的也是为了,让他明白自己当下的处境好全力配合我的工作。
  果不其然一看我要走许辉立马着急,一个劲的拉着我道歉,说别让我跟他一般见识,他刚才是有眼无珠了不识高人,其实我也知道这并不是他里的真心话,只不过现在没人愿意去帮他找女儿,好不容易来了一个,有总比没有强吧你说是不是这个理!
  看差不多了我也不为难许辉,坐下后这才问起这案子的经过,许辉叹气说道:“哎……都怪我,佳慧她妈走的早,我生意上又忙所以疏于对她的管教,久而久之这孩子越来越任性了,其实这次她和朋友去山上玩我是知道的,可没想到她会一头扎进了原始森林里。”
  说着他就从自己的公文包里拿出了一文件袋说:“这是我最近搜罗的一些线索,希望对你们有用!”
  说着就把文件袋递给了我……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