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卸岭天师 > 第六章《干尸》

第六章《干尸》


  已经第四个了
  张鹏辉听完脸色当时就变了,别说他了就连我和蒋元的面色,也都不是很好看,短短十天就没了四条人命,这害人的东西未免也太凶了点。
  等村长把村民驱散以后,张鹏辉就直接说道:“大叔,您先带我们看看尸体吧!。”
  老村长先是犹豫了一下,然后说道:“嗯,按理说应该让你们先休息一下的,可是啊!自打村子里出了这怪事一来,村民们个个人心不安的,看来也只能是劳烦各位了。”
  张鹏辉:“这可是人命观天的大事,休息吗什么时候都可以,这时间可是有些紧吧。”
  村长大叔也是个办事利索的主,领着我们就直接去了死者家。
  路上村长跟我们介绍道,这遇害的人小名叫柱子,年龄也刚好十八岁,和先三个人一样,被害时一点征兆都没有。
  就这么在家睡了一觉,莫名其妙的把命就给丢了,死相也是极其的难看,客观讲的话就只能是用恐怖了,家里就他这一个孩子,父母哭的都昏过去好几回了。
  老村长唉声叹气的说:“也不知道我们村子,到底是造了什么孽啊?”
  就这样我们跟着村长,一直走了大概十多分钟,才终于止步在一家院子的门口。
  大门是敞开的能听见有人哭,他娘的这大白天的,站在外面我都能感觉到,这院子里面的冷,这是阴冷不是自然气候的那种冷,看到这我有些头皮发麻。
  张鹏辉也停下脚步,皱着眉头小声的说:“好重的怨气”
  我问:“这是怎么回事啊?”
  张鹏辉解释道:“这些遇害的,都是刚满十八的小伙子,这正值大好年华却突然横死,这怨念肯定是高的离谱啊!而且民间自古就有未娶亲者不得入祖坟的规矩,所以他们最后只能被迈进乱葬岗,这样做的话,就更激发了他们的怨念。”
  我听了,脸色也不由得变了变,小声问道:“咳咳,那个你有把握不?别说那害人的鬼东西了!就这几个遇害的,就不好惹啊!”
  张鹏辉只是长叹一声:“哎,没办法啊,这村子里好几百条人命呢我不能撒手不管,别的不说就光这几位要是发起飙来,都能搅得村子鸡犬不宁。”
  张鹏辉:“小轩你先下山吧,等我们解决完这案子,再去找你。”
  我:“你这是说啥呢,我是那种怕死的人吗?再说了我这来都来了,怎么能自己走了呢!”
  张鹏辉笑了笑,拍了拍我的肩膀说道:“呵呵,好小子。”
  说完迈步就走进了院子,蒋元是第二个跟进去的,我没犹豫也跟了进去,就算死者的怨气再大,也不能大白天的就出来为祸吧!
  院子里正停放着一口棺材,不过并没家属守着,张鹏辉问村长其他尸体是怎么处理的。
  老村长说道:“埋了!”
  我问道:“你们该不会,把尸体都埋乱葬岗里了吧!”
  老村长看着我点头说道:“是啊!我们村自古就有未娶未嫁之人,不入祖坟的规律,虽然他们可伶,但也不敢坏了规矩啊!”
  听到这里我们都不仅倒吸一口凉气,果然让我们给猜中了。
  张鹏辉很快的就反应过来,招呼我就准备直接开棺,说实话我有些紧张,因为这是我第一次见死人,我和张鹏辉一人一头抓住官才盖子,然后就直接掀了起来。
  然后一幅让我这辈子,都无法忘掉的恐怖景象,一具皮肤淡绿色,头发灰白嘴唇发紫的干尸,就呈现在了我的面前。
  尸体的皮肤已经是皱皱巴巴的啦,看着跟老树皮一样,看到这一幕我整个人都不好了,一整强烈的恶心感涌起,差点就吐了出来,吓的我好悬没把棺材盖给扔掉了!
  最恐怖的是死者睁着的那对眼睛,这明显是死不瞑目的架势啊!血红血红的,看了我一身的鸡皮疙瘩。
  张鹏辉的脸色很不好看,嘱咐我:“赶紧盖上!”
  我没犹豫哐的就把棺材盖给合上了,然后我就离得那具棺材远远的,怕吗?
  当然怕了,没见过这种惨相的人是不会了解我此时心情的。
  张鹏辉脸色凝重的说:“是被活活吸干阳气死的。”
  听到这,我心里那叫一个郁闷啊!我跟来就是想见个小场面,这下好了,刚来就给我整了个硬菜。
  我忐忑的问:“怎么办啊?”
  张鹏辉说道:“我也不知道,说实话我还是头一次碰到,以这种方式害人的鬼东西。”
  我们向家属也了解一下情况,得到的结果差强人意,和村长讲的大致相同。
  可就在我们要走的时候,我却有了发现,柱子生前睡觉床的边上,在不起眼的角落里,有一撮细细的白色毛发。
  这下我们便都来了兴趣,围着那白色毛发就仔细的研究起来,张鹏辉凑近用鼻子闻了闻,过了好一会才终于说道:“我看不出深浅!”
  好吧我们直接无语,翘首以盼的等了你半天,你却给我们来了句我看不出来,蒋元这时说道:“我来看看,”
  张鹏辉也没犹豫,直接把毛发递给了蒋元,蒋元拿着看了又看,然后有些不确定的说道:“这好像是狐狸毛!应该没错,这毛发摸着手感柔顺细腻再看纹理,这绝对是狐狸毛啊!”
  张鹏辉:“你能确定吗?”
  蒋元点了点头说道:“嗯能确定,别看狐狸和狗都是犬科,但是这毛发在本质上,是不能同日而语的。”
  我们又找到了柱子父母,问他们孩子有没有养宠物,可他们没丝毫犹豫的说没有。
  这下可就怪了,没养宠物这毛发是从哪来的,反正我是搞不懂,这时蒋元突说道:“莫非这一直在村子里作乱的不是鬼物而是山野精怪?”
  张鹏辉:“嗯有这可能,一些动物在深山老林苦心修炼个千八百年,是有几率成精的。”
  然后又对我说了句:“小轩看来我这次把你带来,是个明智的选择。”
  这什么意思啊?
  我挠了挠头:“其实也没什么,这只是恰巧而已。”
  张鹏辉笑道:“呵呵,不用谦虚多亏了你,否则我们很难发现这条线索,行了我们去准备一下,今晚就干活。”
  我问道:“这么急啊!难道你知道这是什么东西了?”
  张鹏辉:“只是有了一点猜测,但不能确定!”
  说完就直接走了,我和后面的老村长,都是听的云里雾里的,老村长拉着我问:“哎小兄弟,他俩这嘀咕的是什么意思啊!老头子怎么一点也听不懂啊。”
  我只是苦笑:“嘿嘿我哪知道啊!”
  等我们到村长家的时候,已经是下午六点了,此时屋里桌子上已经是摆满了饭菜,我没客气坐下就直接开吃,一上来就先来个半饱。
  经过一天的相处我这才发现,蒋元这人不光身体壮这饭量也大,他娘的一张嘴都塞不下了,还不停地往里捅,看的我和老村长都是一阵恶寒!
  看他这副吃相,我当时就不乐意了,你他娘的能不能给老子留点啊!好吃都让你给造了,我吃啥啊!
  张鹏辉一脸黑线的看着我们俩,算了我也不搭理这货,干脆也不吃了。
  老村长看我们差不多了,这才期盼的问道:“小道长,你们从尸体上,看出什么来没有啊?”
  张鹏辉思索片刻然后说:“我大概有一点眉目了,不过这东西害人的时候也是讲理的,我猜测啊你们村肯定是冲撞了它,否则绝不会这么疯狂的报复。”
  老村长略作思索,然后说:“小道长这点我可以保证,我们村子虽然穷但村民的秉性我是了解的,大家都是老实巴交的农民,老头子我实在是想不出,我们怎么会招惹到这么一个凶物啊!”
  我说:“村长从那东西害人规律上看,它应该是隔一天就会害一个人,且不是说最晚明天它就又出来害人了。”
  老头听我说完了,脸色当时就白了,有气无力的说道:“哎,这可咋办啊!”
  张鹏辉安慰道:“不管这祸害人的是个什么东西,我都要把这畜生给抓出来,一连害了四条人命,要是再让它这么下去,怕成了气候了,到时候就更难对付了。”
  说着他又从自己背包里,拿出了不少符箓,交给村长说:“把这些符分给村民,一家一张贴在门口,晚上不管外面有什么动静,都不要出来。”
  老村长接过符连声说好,一切听我们的,然后直接就去安排村民去了。
  这时张鹏辉又说道:“好了,咱们今晚有活要干,所以必须休息好了,精神头不足的话那身上的阳气也会降低,到时候要是遇到脏东西很容易就被上身。”
  我知道张鹏辉这是照顾我,他肯定是不在乎意这些,蒋元整日跟在他一起处理这些邪事,要是个啥都不会的普通人,打死我也不信。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