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餐露宿半月后。前方是一座小镇。心中不禁泛起一丝别样情感。这座小镇看上去不大,但刚一踏入,鼬却感觉到周围的气氛有些怪怪的。他也说不出为什么,但总是觉得周围地人身上都有一种特殊的寒意。唐昊带着鼬来到小镇中一间酒馆走了进去。酒馆内的空气十分浑浊,鼬注意到,在这里所有的装饰竟然都是黑色的。外面虽然是白天,可一走进这里。却就有一种阴冷黑暗的感觉。此时,酒馆内大约坐了三成左右,虽然这里空气浑浊,但却很少有人说话,所以显得十分安静。唐昊与鼬父子的到来吸引了不少目光,但大都也只是惊鸿一瞥,就从他们身上掠过而去。唐昊在角落处找了个位置和儿子坐下。一名身穿黑衣,脸色淡漠的服务员走了过来。“要点什么?”唐昊冷冷地道:“给我来两杯血腥玛丽。”服务员脸色微微一变。“你确定?”被唐昊冰冷的眼神一扫。不敢再说什么,扭头去了。一会儿的工夫。两杯浑浊的液体被端了上来。液体呈现为暗红色,散发着一股浓浓的腥味儿,就像鲜血一般刺鼻。鼬皱了皱眉,唐昊却端起一杯一饮而尽。抬起头看向儿子,“喝了它。”鼬迟疑了一下,缓缓端起酒杯,“爸,这是什么?”唐昊瞪了他一眼,重复道:“喝了它。”鼬深吸口气,猛的闭上双眼,一口就将杯中的液体灌入腹内。液体有些咸,并且带着几分酸涩。浓烈的血腥味儿瞬间弥漫在鼬地味觉与嗅觉之中。唐昊看着他,淡然道:“这是一杯人血。”“什么?”鼬地脸色瞬间变得一片苍白,下一刻,他已经忍不住侧头一旁,大吐特吐起来。剧烈的呕吐打破了酒馆中地平静,也吸引了所有客人的视线。哄笑声响起。“这是哪儿来的雏儿?滚回家去吧。这不是你该来的地方。”“一杯血腥玛丽也消受不起,还获得进去的资格?”“哈哈,回家找你妈妈吃奶去吧。”各种龌龊的声音在酒馆中弥漫,那些酒客似乎在压抑中找到了一个宣泄的点,毫不保留的打击着鼬。将腹中的一切吐净,也没能将那股血腥味儿彻底抹出,鼬险些连胆汁也要吐出来了。当他勉强抬头看向父亲时,唐昊却抬起手,指向那些正在嘲笑他的人,“杀了他们。”嘲笑声嘎然而止,每个人看向唐昊的目光都变得怪异起来。鼬也没想到父亲会给自己这样一个要求,心中顿时有些迟疑了。唐昊沉声道:“你不是说过要替我去完成未完成的事么?那么,就照我的话去做。”
  深吸口气,压抑着恶心的感觉,鼬缓缓站起身。
  唐昊的声音从背后传来,“对敌人仁慈,就是对自己残忍。能够走到这里的人,没有一个无取死之道的。包括你、我在内。杀掉他们,一个不留。”没等鼬动手,距离他最近的一名大汉已经猛的蹿了起来,“老子先杀了你。”一柄牛耳尖刀从刁钻的角度刺出,直取鼬心脏位置,这个人显然很有经验,出刀的位置刚好能够从鼬的肋骨缝隙钻入。
  杀戮之气,原来这就是刚才进来时感觉到的气息,鼬不是一个热爱杀戮的人,但他也不怕打,必要时也不得不打,当他手中利刃出鞘之时,就是一鸣惊人之时。
  “跟我玩剑吗?这不是在关公面前耍大刀吗?”鼬只是一瞥,就发现此人全身都是破障。
  鼬后退一步,海阔天空,躲开攻击的同时,鼬后脚一垫,以肉眼观看不到的速度向那人斩去。
  速度够快,攻击够凌厉,剑招够狠这些都是剑客的精髓。
  千万别小看这几点,不知多少剑客都是止步于此,况且剑者,就是要有一往无前的霸气,退后对于剑客来说就是耻辱,特别是背后的伤。
  只见在这刀光剑影的瞬间,那人便倒在了地上,浑身抽搐,期间还隐隐可见一丝丝电流在他身上游走。
  当然这也是鼬放水了,只是用刀背攻击,不然鼬可以直接切断他的脑袋,不过鼬是一个热爱和平的人,况且两人的确没有什么深仇大恨。
  此时,他已经看清楚,在酒馆内除了自己父子和服务员以外,有二十三名客人,被自己弄昏一个,还有二十二人。
  在那二十二人中,有五个人在飞快的释放魂力,剩余的十七人也毫不犹豫的抽出了自己的武器。竟然没有一人逃走。
  “这是考验,是给我们的考验。杀了他,我们就能进入。”不知道是谁呐喊了一声,所有人的眼睛都变得通红。状若疯狂的朝着鼬扑来。
  二十二人,只有五个是魂师,最强大的一个也只不过是四个魂环而已。
  “螳臂当车而已,不过,我是不会放水的,狮子搏兔,亦用全力,你们向我出手的那一刻起,就该自求多福了。”鼬冷笑道。
  “千鸟—多重锐枪!”只见以鼬为中心,一个个雷电巨剑携带着骇人的气势瞬间射出,就像在放烟火一样,绚丽但不免有些血腥,那二十二人只感觉眼前闪过一道亮光,随即剧透携带着麻痹让他们只能在地面上摩擦,甚至无法呻吟。
  唐昊看了看地面上吊着一口气的众人,皱了皱眉,“还是没有下杀手吗?要知道对敌人仁慈就是对自己残忍,果然来是对的。”
  随即,唐昊淡淡的道:“你现在就进去吧!我会等你出来的那一刻,最后我送你一句话—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鼬听了这句话,略微沉思了一下,点了点头,便果断地从通道进入了罪犯的乐园—。
  而另一边,武魂殿,圣女殿。
  只见一个少女,头围的鎏金花座上缀嵌着血瑙珊瑚,映衬着她艳丽娇嫩的容颜,两侧镂空的蝴蝶饰连接着流穗,下接着各色松石珠穿编成的网帘,帘长及肩,火红的牡丹嵌花掐腰织锦长袍,勾勒出她年轻丰满的身形。
  围着红狐围脖,脚上蹬着同色的皮靴,外罩件银白色的兔毛风衣,头上简单的挽了个发髻,簪着支八宝翡翠菊钗,犹如朵浮云冉冉飘现。黄昏余韵更勾勒出她精致的脸廓,散发着淡淡的柔光。
  但她此时却痴痴地凝望。看那风轻云淡,山高水长,落日夕阳……
  淡淡的欣喜过后是一低头的温柔,
  淡淡的愁绪就这样在不经意间蔓延开来,
  微微的叹息透过冰冷的空气久久回荡。
  那痴呆的少女,像躲在深宫的公主
  是谁,一个含情的眼神
  勾引她多情的想象,那喷火的嘴唇,不停的念叨伊人的名字。。
  原来却是一道妖异的剑光萦绕在她心头,挥之不散。尽管他带着面具,但那股一往无前的霸气,冷漠让她不禁向往,那个少女不怀春,她曾经也以为没有一个男人能让自己心动,但他无意间的那刹那剑光却是强行打开了她的心扉……
  “不行!不行!”胡列娜在心中叫着,她责备自己太“肮脏,她们之间是不可能的。”,发誓要赶走幻觉。然而,她越是压抑自己,那股渴望越是变本加厉地在她头脑里“兴风作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