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武定江山 > 第九十四章 柳知缪的红颜知己

第九十四章 柳知缪的红颜知己


  白逸扬不由地有所猜测道:“敢问张掌门,为何你刚才的表情有些不以为然呢?”张兴烈闻言有些耐人寻味道:“哦,你看出来了?”白逸扬嘴角扬起四十五度角道:“看来张掌门对于你师兄争夺掌门这件事,已然胸有成竹~!”张兴烈闻言呵呵直笑道:“没错,我师兄她是个武痴,一天到晚想的都是如何变强,哪里有闲工夫管我这个掌门之位?”白逸扬不动声色地微微点头道:“那敢问张掌门,您的师兄在哪呢?”张兴烈不由地很是头疼道:“这个师兄,也就是王力战现在很是让我脑壳疼。虽然他本人对于这个掌门之位并不感兴趣,但是有不少长老蛊惑他说,得到掌门之位就可以变强……”白逸扬似乎听到了什么笑话,忍不住笑出声道:“王师兄还真的信吗?”张兴烈闻言无奈道:“开始他还真不信,但是最近我跟他切磋了一番,我的实力恰好这个时候提升了。他就嚷嚷着要我给他当两天试试,说不定能够提升武艺呢?”白逸扬跟柳知缪面面相觑,白逸扬忍不住有些怀疑道:“这世上真有这么巧合的事?”张兴烈摇摇头道:“这当然不是巧合,当然这也跟我得到掌门之位有那么一丝联系。我得到了本门心法的总纲,不知不觉在心法上得到祖师爷的真传,一来二去的才提高了一点内力而已~!”白逸扬忽然反应过来道:“这么说,王兄这是在研究心法总纲啰?”张兴烈闻言一惊道:“你怎么知道?”白逸扬又是好气又是好笑道:“自然是从你的表情中猜出来~!”
  柳知缪则开口道:“那我们现在可以先把王兄的意愿,让更多人知道啊。这样一来你的位置不就稳固了吗?”白逸扬沉思片刻道:“这样也不是办法……最好是王兄现在也担任副掌门一职。顺便再给一些副掌门所没有的权力,反正王兄现在关心的只有武学。眼里根本没有其他,如此一来就万事大吉了~!”白逸扬这么一说,让张兴烈豁然开朗道:“白少主的话真是一语惊醒梦中人,我居然还想不到这些,说起来真是惭愧啊~!”白逸扬呵呵直笑道:“没事,这点东西想想还是可以想得到的。只是张掌门现在当局者迷而已。”白逸扬这么一说,张兴烈不再犹豫,召集全体弟子,包括王力战师兄。众人集合得差不多了,这时候恋恋不舍的王力战才赶到。一边走,王力战还一边发牢骚道:“不就是开个会吗?用得着这么兴师动众吗?我还要看我的武功秘籍呢~!”说完王力战已经归位,白逸扬站在张兴烈旁边,看着清一色的深蓝色的道服。白逸扬仔细数了一下人数,差不多是上百人,足足是那些小门派的数十倍。算上没来的人,足足是一百五十人接近两百人左右。张兴烈干咳一声,开口道:“我今天召集大家来,就是为了让更多人服从我这个掌门。说来惭愧,我上任以来,不少人在背后非议我,说我不够资格当这个掌门。今天我在这里当着大家伙的面,宣布王力战为我们恒山派的副掌门~!并且统领法衣堂跟铁律堂……就问各位,觉得我做得如何啊?”张掌门这么一说话,下面的弟子顿时炸开了锅,不少弟子对于这个结果很是满意。因为法衣堂跟铁律堂都是属于在恒山派拥有实权的左膀右臂,这么一来张兴烈这个掌门有跟没有一个样。一个年老的长老反对道:“掌门不可啊,这样做只怕会让我们恒山派权力颠倒,本末倒置。我认为还是只赋予王力战副掌门一职即可~!”
  张兴烈也不废话,直接给出理由道:“鲁长老不必担心,我自所以交给王师兄这两个大权,是因为他本身根本没兴趣,而且多半会还给我,这样如此一来人心就稳定了。我们不就能够统领全派了吗?”张兴烈这么一说,果然王力战当即表示道:“说得对,掌门师弟,我还是做一个闲职比较好,反正也没有人能管我~!如此一来岂不逍遥自在?又何必在乎那些权力的斗争呢?斗来斗去,到时候武功一点都没有进展,那不是本末倒置是什么?”白逸扬看着这个武痴很是赞同道:“想不到我今生能遇到这么一个纯粹的武者,当真是让人向往这种生活啊~!可惜我还是做不到这么高尚,我毕竟还是个当权者……”说完鲁长老不再反对,其他的门人弟子也觉得这样做对于这个武痴很好
  。再加上,现在的不少新加入的弟子,知道王力战的实情。这一下让张兴烈增分不少,如此一来,张兴烈的后患解决了,恒山派终于进入了正轨。
  张兴烈宣布散场,接着三人开始恢复刚才的位置。张兴烈开口道:“既然两位帮我解决了心腹大患,我自当代表所有门人弟子加入联盟当中~!”白逸扬心中大喜道:“如此甚好,现在只剩下两大派没有消息了。我们这就离开。”说完白逸扬带着柳知缪一起离开了这里。白逸扬纠结着衡山派跟泰山派该先去哪一个,柳知缪忽然道:
  “白兄,要不然我们先去泰山派吧。”白逸扬有些错愕道:“这是为何?”柳知缪笑笑道:“因为我认识他们的长老,说起来这位长老还跟我们家有点渊源~!”白逸扬不由地点头道:“这里距离泰山派还比较远,要不然你先说出你的故事?”柳知缪哑声失笑道:“行,事情是这样的……”说完柳知缪的回忆来到了小时候。那时候柳知缪刚刚四岁半,天鹏铁鹰堡也刚刚崛起不久。这一天一个中年男子带着一个小女孩就闯进了柳知缪的生活里面。这一天柳知缪在门口练习鹰爪手跟梅花桩。柳知缪正紧张地练着,忽然从门外飞起一个小石头,砸到了柳知缪的腿上。柳知缪一个重心不稳,就要摔倒。恰好这时来了一个小女孩,在柳知缪身下做了一个肉垫……这一下两人是不跌不认识了。
  柳知缪到现在还记得那个小女孩被自己这么大块的身体压着,是怎么样的感受。女孩子虽然也学过一些武学基础,但是饶是如此,两个小朋友还是很狼狈。柳知缪跌下来的时候,小女孩居然一手撑住了两三秒,接着一个滑步,小女孩居然避开了最重要的胸口,然后让柳知缪压中了自己的右腿。两个人这一下不想认识也难,柳知缪看着眼前的小妹子,裂开嘴巴笑了道:“不好意思,我叫做柳知缪。小妹妹,你叫什么名字?”小妹妹委屈地低声哭泣道:“人……人家叫做宋兰云,你怎么可以一来就压我的腿,好痛啊~!”柳知缪这才知道刚才这一下就是,门外的小孩恶作剧,这一下才有了刚才这一幕。柳知缪揉揉宋兰云的腿道:“怎么样还痛不痛?是不是要擦点药酒?”这一边两位的长辈正在交谈甚欢,宋兰云一看到自己的叔叔来了,赶紧大哭大闹道:“呜……叔叔,叔叔……有人欺负我~!”柳知缪咬着牙,急忙摇头道:“我刚才被门外的那帮兔崽子暗算了,真不怨得了我的啊~!”说完宋兰云的叔叔,赶紧屁颠屁颠地跑过来扶起宋兰云道:“你刚才那一下我看到了,都怪叔叔……现在你屁股跟腿还痛吗?要不然我们先去擦点药酒好吗?”宋兰云见状哭得更厉害了,整个人像是大洪水决了堤的模样,一阵接着一阵的‘洪水’开始肆虐……旁边柳知缪的家长,也就是柳知缪的父亲也开始哄着宋兰云,瞪了一眼给柳知缪道:“你这小子居然欺负兰云妹妹,看我等一下怎么收拾你~!”说完柳知缪的父亲就要用鸡毛掸子抽柳知缪的手板。
  宋兰云忽然用手阻止道:“哥哥也不是故意的,你身为长辈怎么可以不分青红皂白地就打人呢?”宋兰云的叔叔也劝解道:“好了,老柳。你先罢手吧,我们现在可是盟友,犯不着为了小孩闹掰。”柳知缪的回忆戛然而止,因为此时已经到了泰山派的民宅门口。白逸扬有些好奇道:“那这个姓宋的叔叔就是现在的长老啰?”柳知缪摇摇头道:“是现在的掌门……要不是先跟你们结盟,我的首选因该是他们泰山派~!”白逸扬无奈道:“那你怎么不早说,我们早一点来这里就好了。”柳知缪无奈笑笑道:“我也是刚知道的,说真的,我还真摸不准那个姓宋的叔叔现在他老人家的脾气呢~!万一还记得当年的旧仇呢?”白逸扬摇摇头道:“身为五岳之中人数最多的门派,它的一派之主怎么可能还惦记着你旧时的无心之举呢?你真是想太多了~!”说完两人看到了守在门口的两位弟子。白逸扬看着有些尴尬的柳知缪,于是开口道:“丐帮少帮主白逸扬协同……天鹏铁鹰堡少堡主柳知缪前来,拜见泰山派掌门。”刚才白逸扬之所以说话舌头打结,就是因为白逸扬看到了一个疑似柳知缪红颜知己的女孩子。只是那女孩子开了一条门缝,根本没打算让他们进来……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