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此道非仙亦非魔 > 第一百七十九章 示敌以弱也,怂也是本事

第一百七十九章 示敌以弱也,怂也是本事


  远山候打量了下眼前之人,想起来此人名叫柳堡,道盟的大盟主,之前在南海上有过一面之缘。
  “柳盟主几年未见,修为大进啊,没想到竟已是五品人仙,可喜可贺啊!”远山候也哈哈大笑道,显得非常亲切,丝毫看不出他平日里见到人仙地仙便杀的那股子凶悍。
  “惭愧惭愧,老朽资质鲁钝,比不得特使大人天资出众。大人,我们兄弟几人已备下美酒菜肴为大人接风洗尘,大人请。”
  “好,走!”远山候对柳堡的这种态度相当满意,本来嘛,修行界强者为尊,就该如此,看来这九义道盟还不算传言中的那么不切实际。
  九龙大殿,本为九义道盟召见众堂主商议大事的最核心、最严肃的场所,如今破例被用来设宴款待远山候一行。为了下足猛料,给远山候灌足迷魂汤,百里歌几人更是弄来上等的仙草灵药,命人烹制出一大桌的大补药膳,诸多奇珍异兽制成的美味肉食更是不在话下。就连远山候带来的几个仆从也单独安排了一桌,丝毫没有怠慢的意思。
  同时,近有侍从夹菜倒酒,远有歌姬翩翩起舞,给足了排场。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远山候同众人经过这一小段时间的接触,也对整个九义道盟产生了不错的好感。就连对白仙,虽然第一次见面时有些不愉快,可此时也早已烟消云散。
  吃喝得差不多了,远山候也是带着任务来的,于是他干咳了两声,开口道:“诸位盟主,今日之款待,洒家甚感欣慰。传言九义道盟对修仙者和修魔者一视同仁,说实话,洒家原本真是不屑一顾的,可是在今看来,贵盟也不是那种迂腐愚蠢之类,很是开明嘛!”
  正是粗人说粗话,尽管众人都听得出远山候这番示好之意,但总归有些怪异。
  挥了挥手,让那些侍从和歌姬退下,柳堡笑道:“特使大人,蔽盟偏安一隅,不求富贵,只求个安稳。在建盟之处,我等便已声明,欢迎仙魔两道的朋友前来做客,但前提是遵守道盟定下的规矩。而在协议之中,我们三方也明确了道盟中立的事实。若是突然同魔道联盟,这……在下担心会刺激到仙道那边,给蔽盟惹上大祸。我们兄弟几人总得对道盟近千万人负责啊。”
  远山候似笑非笑地看着柳堡道:“大盟主,你是有所不知啊,贵盟已经摊上大事了!”
  “哦?此话怎讲?”柳堡问道。
  远山候同样喝退了自己的仆从,随后慢条斯理道:“洒家观今日,贵盟的八盟主岑久山,似乎不在场?”
  见几人脸色微变,远山候轻笑一声接着道:“老实说,洒家也很意外,八盟主受重创之后竟然能在短时间内重返道境。不过他坏就坏在不该搭仙道那条船。”
  “老八他怎么了!”泰隆满脸急切地问道,入戏十足。
  远山候叹气道:“他杀了仙道委派的一个道境,惹恼了他们一位大人物。这位大人物的身份,洒家怕说出来你们几位都得吓懵过去!”
  “莫非是哪位长老?”柳堡皱着眉头道。
  “长老?哈哈哈哈!”远山候大笑起来,“长老算个屁!那一位,可是如今仙魔两道唯一的一个,大罗金仙!”
  “什么!”
  众人尽皆瞪大了眼睛,手中的酒杯拿捏不稳都掉落下来,清脆的声响回荡在大殿中。
  空气中顿时充斥着焦虑和恐惧的味道,远山候看着他们这模样,也不插话,悠然自得地品着美酒。
  “特……特使大人。”这会儿柳堡连说话都开始打颤了,“这种玩笑可开不得。”
  “放屁!”远山候一听顿时有些生气,“洒家吃饱了撑的?大老远跑来跟你们开这种玩笑?”
  “是,是。”柳堡忙不迭道,“可是……这……哎,这该如何是好呢!”
  见这群人已然乱了阵脚,远山候心里也有些无奈,心道毕竟是群乌合之众。
  “据洒家掌握的情报,仙道接下来便会找你们算这笔账。贵盟在建立之初,在东海大陆可谓独树一帜,可也分走了仙道部分的利益。虽说后来立下协议,号称中立,可你们也知道,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远山候颇为语重心长道,“此番有了借口,那群伪君子必然趁机会调动大军来犯,吞并贵宗。只是,魔道和仙道向来不对付,当然也不愿意看他们借此做大。而且贵盟虽然与魔道先前闹得有些不愉快,但那也是黑龙阁那群蠢货挑事,魔道万分重视与贵盟间的友谊。最重要的一点,仙道拿贵盟当棋子,魔道可向来都视贵盟为朋友。所谓朋友有难,必当竭力相助,因此,我们也是带着满满诚意前来拜访的。”
  说着,只见他一挥手,十个巨大的箱子出现在众人面前。箱盖自动打开,装满了元液道器等等。
  远山候心道,老子把底都交了,这群人要再反对,那便是不知好歹。
  众人先前听得那是面色阴郁,一副忧心忡忡的模样,再看眼前的宝箱,眼中一片闪亮。
  平静了下思绪,柳堡开口道:“特使大人,魔道的诚意,我们都看到了。只是这件事关系甚广,一时之间我等也不好下决定。这样,请容我等商讨些时日,在下可以保证,定会给魔道一个最满意的答复!”
  远山候听闻有些不喜,暗骂这些家伙当真是不识好歹啊。
  可殿主交代的任务是务必要与九义道盟结为联盟,自己绝对不能再出岔子。便强忍着怒气,挤出了一丝笑意道:“好,只是诸位要尽早决定。若是晚了,仙道大军兵临城下,魔道也爱莫能助啊。”
  “明白明白。”柳堡连连点头,不停地擦着额头的冷汗,“这段时间,也还请特使大人在道盟多留些时日,好为我等壮壮胆。”
  “免了。”远山候摆手道,心想你们到是想得美,让我留下来帮你们一起扛仙道的报复?
  一挥手,将宝箱悉数收回,他拍了拍衣袖站起身,在案桌上放下了一枚玉简,说道:“洒家还有要事在身,不便就留。若你们想明白了,就捏碎这枚玉简。但我们有言在先,假若贵盟即将被攻陷,再捏碎玉简,便已是无用!”
  “这……”柳堡等人手足无措,却也一副无可奈何的模样。。
  窝囊废,蠢货!
  看着眼前这几个盟主,远山候心里直骂。想这些人气势汹汹屠杀了南海魔国近千万人,如今一听仙道大军将至却吓成这样。他这暴脾气还能按捺得住完全是看在他们先前态度还过得去的份上。